您的位置 : 台湾小说网 > 小说库 > 穿越 > 穿越之邪凤驭夫

更新时间:2019-02-10 15:11:21

穿越之邪凤驭夫 连载中

穿越之邪凤驭夫

来源:麦子阅读 作者:雪蝶泣泪 分类:穿越 主角:萧玉儿杨广

《穿越之邪凤驭夫》是雪蝶泣泪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,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萧玉儿杨广,书中主要讲述了:本书讲述了是一个动人心弦的美少女的故事。阳光灿烂的午后,华懒懒的附在窗台上,任暖暖的一次偶然的溺水事故让一个美丽的少女穿越到了不知名、不知地的陌生朝代,大大咧咧的她成为了众人拥捧爱护的小姐。这位美丽的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穿越之邪凤驭夫 第1卷-第二章 免费试读

“小姐。”一个身穿翠杉的女孩子恭恭敬敬的来到我身边。

“你是?”

“奴婢连环,是小姐您贴身的丫头。”她声音纤细却毫无感情。

“连环,”我凝望着那张苹果一样甜美的面颊,直言道:“我有很多事情不明白,你愿意告诉我吗?”

她有些慌张的望着我,“奴婢不知。”

我苦笑,“我还没问,你不知个什么?咱们索性摊开讲,你肯定也知道我不是你家小姐对不对?”

她没回答,低着头,算是默认了。

这奇怪的一家子人啊,整一个外来的来路不明的人当自己的小姐,真是莫名其妙。

我耐心的继续问,“那你肯定认识以前的小姐了?”

连环飞快地看了我一眼,“嗯”了一声。

“小姐…”说到熟悉的人,连环看着我,似乎也在找着我同小姐的不同,“小姐人很好,性子温柔,对下人体贴,琴棋书画、女红刺绣,无一不精,”说着说着连环眼圈红了,我心里一软,心知她是想念着她熟悉的小姐,或者还有对于未知的我的惧怕?

“萱姨说,小姐很美?”我没敢说和我有一点相似,怕丫头也说出深深伤害我那可怜的小小自尊心的话来。

连环重重的点头,“小姐就像仙女一样,其实…”她端详着我,“您和小姐真的也有像的地方,乍一看觉得像,只是却也有区别,小姐眼睛更大更亮一些,鼻子稍微高一点,唇稍微厚一点,都只是一点…”

我啼笑皆非,对,我就是一张最普通的五官端正的面孔,他们说的那一点,就是美人和普通人的区别的那一点点,否则还有多大的区别?鼻子多一个,眼睛少一个,嘴唇在额头上?

“连环,”我拉着她的手坐下,我俩年龄此刻相当,但事实上我比她大上个七八岁,我试图拉进我们的距离,让她不要因为小姐对我有任何敌意,“其实我是北方人,随家人游玩到此,只是路遇匪盗,家人…不见踪影。”不用装,我想到家人眼圈就已经红了,“我逃跑至此落入湖中,所幸被你家人所救。但是当时他们不由分说地就管我把我带回来,我当时还一片浑噩,不明所以。刚才萱姨沐浴的时候同我说,你家的小姐是失足落水…”

连环的手一动,她年龄在古代而言虽以不小,但在我看来不过是个青稚的少女,生活又如此简单,哪懂得掩藏一点心思。

我不动声色继续道,“她们带我回来是觉得我和你家小姐有莫大的缘分,更希望我能抵消掉老爷夫人的悲伤。”

“骗人。”连环小声喃喃道。

“你是说…?”我状似不解。

“小姐会那样,还不是被迫,小姐的苦楚,又有谁知道了?”说起小姐来,连环话多了,“小姐哪是失足落水,我…我怕小姐是甘心情愿!”她声音哽咽,我却若明若暗的了解一点点。看来老爷夫人同小姐的关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,或者因为重男轻女,或者因为妾室所生,又美貌多才,早被夫人所忌。所以那些下人们才不那么担心,若小姐再是故意投湖,这些下人虽有过则,但是主人自杀,总不能下人陪葬吧?只是…我不解,弄出一个我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呢?

“连环,你家小姐叫…?”我终于想到了这个最重要的问题。

“小姐姓萧,名玉儿。”

萧玉儿,我默默的念这个名字。她们让我顶替的便是这个女子了。

我左右看看,对连环,我来到这个年代之后,感觉最无威胁,最放心的女孩子诚恳的说,“我叫徐念喜,以后你就叫我念喜好了。”

“是。”连环答应,忽然又惊慌得抬起头来,“小姐我们刚才在说什么?呸呸,您就是玉儿小姐,求您别再提起我们刚才的话了!”

我又何苦为难一个这个年代的苦命女孩,于是点点头,很多事情不用着急明白,到了那一刻,你不想知道的事情,都要知道。

我还有个最想知道的问题,就是现在到底是什么年代,可是我要怎么问?一个北方来的商人之女—我打算这么安排我的身份—却不知道今夕何夕?

“连环,小姐准备好了吗?”外面萱姨平稳的道,声音不高,却清晰。

我吓一跳,不知道她听了多少。

“准备好了。”连环恭敬的站起身来,开开门。

我赶忙也起身,直视萱姨。坦白说我并不怕萱姨,甚至奇怪的,我对她有种依赖,如果说连环是第一个因为可以不用防备放下心来而亲近的小妹妹,萱姨就是知道了我的来历,并且知道我的未来将何去何从的那个长辈—当然是指这个年代,否则看起来最多四十岁的她,一定是个出色的职业女性。

萱姨看着我,微微一笑,或者她喜欢我的平稳,对于打算偷天换日的他们来说,不哭不闹,知情识趣的女孩子感觉一定很上道。

“小姐,”她神态自若,仿佛我真的是那个她一直熟悉的萧小姐,“跟我来吧,老爷夫人在等着呢。”

我一下愣在当地,冷汗从背脊上流下,“萱姨,”我小心翼翼的措辞着,“老爷夫人…他们知道多少?”

萱姨使个眼色,连环弯了弯腰,便走开了。

“老爷根夫人都知道了。”

我咬着嘴唇,等着萱姨继续说,谁知道她却什么都不说。我有些恼怒,我在这里究竟是什么角色?显然这并非一场奴婢导致小姐死亡找来个女人冒充小姐的事件,而这小姐的父母也当真古怪,女儿失踪了,多少应该是悲痛的,怎么反而是准备接见这个冒充自己女儿的人呢?

“姑娘…”萱姨沉默了一会之后说,“很多事情不是我不跟你说…”

电光火石之间我想明白一个问题,他们让我扮演的肯定不是一个女儿的角色。女儿是感情的,怎么能像挑演员一样挑,再可心的也不是那个心肝宝贝,那个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啊。不是女儿…是以他们什么都不对我说,因为若是我不合格,知道得越少反而越好,我打了个哆嗦,忽然想到一个问题:有什么比死人知道得更少?我四肢冰凉。

萱姨看着我像是明白我怎么想的,笑了笑,那笑看起来有几分无奈,也有几分安慰,这是我第一次在她那从容冰冷的面容上看到表情。

我知道我猜对了。

“我叫徐念喜,”我一片空白的对萱姨一字一句的说,“不管怎么说,我希望你能记得我的名字。”话说到这里,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继续了,甚至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,是希望多少,有一句话让我确认我现在的存在,让周围的环境知道我曾经存在吗?

萱姨转过身,极其细微的点了点头。

人多少是有感情的,我,徐念喜。我一定要告诉他们,不是说他们除掉我只是除掉了一个无名无姓的落魄女,这样以后他们梦见鬼,也知道那个鬼是谁。

我跟着萱姨穿过回廊,走向正屋。这萧玉儿到底是谁?又如何命运?究竟是什么迫她如同连环说的那般不想活下去。我接替的又是什么?似乎不是这个未知年代的富贵年华。

以前跟朋友逛苏州,也去过大小园林,但那跟身临其境却完全是不同的,想起曾经有一句话,迢迢我踏月而来,不知道是诗还是什么,只是现在便是那样的心境,不分悲喜。

千年

迢迢我踏月而来

猜你喜欢

  1. 穿越小说
  2. 重生小说
  3. 玄幻小说
  4. 奇幻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