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台湾小说网 > 小说库 > 重生 > 独宠将后:三宫六院不及你

更新时间:2019-02-10 15:52:02

独宠将后:三宫六院不及你 连载中

独宠将后:三宫六院不及你

来源:麦子阅读 作者:凌晨三点半 分类:重生 主角:君子岚凌墨寒

主人公叫君子岚凌墨寒的书名叫《独宠将后:三宫六院不及你》,它的作者是凌晨三点半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上一世,君子岚死于自己的表妹之手,临死之前,孩子被熬成了血水又被灌回她的肚子,她看到这个世界的最后一眼,便是自己的丈夫和表妹讥讽地看着她。他是天凌三皇子,上一世因她而隐忍,不争权不夺位,默默地将她心爱...展开

本书标签: 古言小说

精彩章节试读:

独宠将后:三宫六院不及你 定不负你 免费试读

君子岚带着人走到一半,便发现了不对劲,脚下一顿,在梅儿不解望过来时,冷眼看向后方。

“阁下跟了那么久,可以出来了。”

半响,威风袭来,身后却没有任何动静。

君子岚冷笑,二话不说,一跃而起朝着他们身后的巷子口冲去。

躲在暗处的人,察觉到一股肃杀之气,连忙朝身后闪躲而去,一边出言道:“君姑娘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?”

听着这熟悉的低沉嗓音,君子岚只是一瞬间,便把身上的肃杀之气收敛起来,手中招式却依旧朝着那个方向奔去,“这般跟踪人的勾当,不知三皇子何时学去了。”

再退已经是无路,凌墨寒眼中带上一丝无奈,也不在闪躲,光明正大的露出了面目,同时伸手截住了想要扼住自己脖颈的纤纤玉手,“这路什么时候变成君姑了?本王只是恰巧路过。”

凌墨寒看着君子岚没有收回的招式,眸光暗了暗,主动迎来上前,接下她这一掌。

“那三皇子觉得,我该相信好,还是不相信好。”

君子岚见自己的招式被接下来,眼帘微垂,又出一掌。

凌墨寒似是知道她接下来的招式,率先出手,克制了她另一招,没有在回答她的问题。

两人一招一式,推来推去,有招式却没有半点杀意,若是让旁人看了,却像是一对年轻人的情?趣。

君子岚越发心惊,看向凌墨寒的眼神带着一丝得怀疑。

她之后,再也没有和人交手,但心中也是对自己的能力也有了一个新的认知。

她以为凌墨寒不会是她的对手,可现在的她却被他压制,一招一式皆被压制的死死的,眉头皱起,君子岚心中狠劲激起,手上得动作越发凌厉。

察觉到她的变化,凌墨寒嘴角抽了抽,也不敢大意,一边有条不紊地挡住她的招式,一边往前压制。

忽然,君子岚一掌砸到了凌墨寒的胸膛,手下却是一片坚硬的触感,不由得一愣。

趁这个机会,凌墨寒把君子岚逼到墙角,轰出的一掌没有收住力道,见她顿住,连忙转了个方向,打到她身后的墙上。

朦胧月色,君子岚的神色落入凌墨寒眼里,看的一清二楚。

君子岚还没反应过来胸膛处是什么东西,猛地抬眸撞进凌墨寒深邃黝黑的眼瞳中,一下子愣了。

“子岚。”如沫春风般的低沉嗓音在她耳边响起。

君子岚移开视线,不可闻声的应道:“嗯。”

“嫁与本王吧,本王定不负你。”

“子岚,这件事情你觉得怎么样?子岚?”

臧芸熹唤了几声君子岚,见她没有任何反应,不由的皱起眉头,抬头朝她望去,见她有隐隐出神,眸色爬起一抹担忧。

梅儿心急,只好推了一把君子岚。

“啊。”君子岚一个激灵,回神看到娘亲担忧的眸子,眨了眨眼,歉然的看向臧芸熹:“娘亲…”

“子岚,上元节那天到底发生了何时,怎么你回来后恍惚成这般模样。”臧芸熹担忧的望着君子岚,这孩子自那天回来,神情一直恍惚,以为会很快就就好,可谁知越来越严重了。

君子岚眸光微闪,不敢直视臧芸熹的眼睛,视线移向一旁,“没有啊,我只是想事情想的走神了。”

“到底想的什么,到底是发生了何事,让你魂不守舍!”臧芸熹语气变得强硬起来,她不在像往常一样随着君子岚隐瞒过去,而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了。

“你不说,那我就亲自去问太子殿下!”

说着,臧芸熹站了起来。

君子岚连忙起身,拦下了臧芸熹:“娘,我说,我说。”

“行,那我倒要好好听听,到底是何事困扰着你。”臧芸熹沉着脸,看着君子岚。

君子岚心中苦笑,瞥了一眼床头边上的那支玉笛,上次她就是拍在了玉笛上面,最后被凌墨寒送给了她。

到底她还是着道,对凌墨寒最后的那句话耿耿于怀,走进了死胡同,导致这几天魂不守舍,让娘亲担心了。

半响,臧芸熹作势不耐烦地想要抬脚走出去,君子岚赶忙开口:“是边境的事情,我得到,今年匈奴境内的收成并不好,我们天凌国今年风调雨顺,丰收颇为喜人,匈奴人一直对我们虎视眈眈,眼看就要入冬,想必会有一场恶战。”

君子岚也是不愿将这些事告诉娘亲,一来抹不开面子,二来她并不想让娘亲知道她与三皇子有所交集。

君子岚看着娘亲神色柔和下来,心悄然松了一口气,继续为她解释道:“虽说边境也有将领镇守,但是这一次是匈奴十年后席卷而来,我想用不了多久,父亲可能会再次回归,女儿也是因为这一事所忧心。”

“对了,娘亲刚才叫女儿是为了何事?”

君子岚不动声色的转移着话题。

臧芸熹得知是因为这事,不知为何心中的郁气消散不少,顺着她得话说了下去。

“边境的事,你在担心也无济于事,该是你父亲担忧的。”臧芸熹伸手拉住君子岚得手,拍拍她得手背,安抚道。

她虽然也担心君雄枭会不会再次奔赴,但她乃是军人之妻,若是圣旨下达,她们能做的也只有好好守着家,不让上了边境的儿郎担忧。

“女儿晓得,这段时间让娘亲担忧了。”君子岚面露羞愧,眼里带着歉意。

臧芸熹摇了摇头,拉着君子岚坐下,把刚才要和她商量的事情重新说上一遍。

“我想明个带你,带上子若一同去灵隐寺上香。”

君子岚有些诧异,“娘亲往常不都是寒衣节才去的么,怎么今年改了时间?”

他们家因为有一个长上的人,娘亲早年每月都会到灵隐寺拜香,后来父亲归来,娘亲减少了拜香的次数,就算去,也不再带上她与君子若。

除了寒衣节那天,娘亲会把她们带上,这样的规矩持续了好久。

臧芸熹只是莞尔一笑,并没有解释,君子岚虽然好奇,但也没有再问下去。

猜你喜欢

  1. 穿越小说
  2. 重生小说
  3. 玄幻小说
  4. 奇幻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