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台湾小说网 > 小说库 > 总裁 > 逍遥兵王在花都

更新时间:2019-02-10 15:52:46

逍遥兵王在花都 已完结

逍遥兵王在花都

来源:微小宝 作者:瀚海 分类:总裁 主角:叶凡

主人公叫叶凡的小说叫做《逍遥兵王在花都》,它的作者是瀚海创作的都市异能类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我叫叶凡,是你们永远都得不到的男人...展开

本书标签: 空间小说

精彩章节试读:

逍遥兵王在花都 第4章 风一样的男子 免费试读

“唉,女孩子家家的,老实点在家绣花、生孩子不好吗,干嘛非学人家打打杀杀的。”

嘟哝着,叶凡将她抱起来,朝着自己住的地方走去。

只不过,在离开这里之前,他刻意弯下腰来,对着那倒地而死的男子面前,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。

而后,才扬长而去。

此刻,中东,某超级豪华的私人庄园,一间金碧的大厅内。

“十二个人,连个女人都杀不掉!”坐在正上首的圈脸胡子、蓝眼睛、鹰钩鼻的男子,愤怒地拍着桌子,将酒杯震一阵得跳动,怒吼道。

堂下,几人半跪在地,噤若寒蝉,背后已然冷汗直流,呼吸都被压抑到了极点,不敢有半点言语。

“说,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片刻的安静之后,他又冷声问。

“里蒙伯爵,我们本来胜券在握,但…没想到突然有变…”

“有变!又是有变!别告诉我,他们遇到了死神,被死神给收到地狱中去了!”里蒙的情绪,再次变得激动。

“不…比死神还可怕。”堂下之人沉默了一瞬间,才命出那段影像,递了上去。影像,是通过那个身上的微型摄像机拍摄下,传回来的。

在这影像的最后,正是叶凡那及诡异的笑。

啪嗒!

看到这张脸时,里蒙伯爵的手瞬间哆嗦着分开,那影像播放机掉在地上,摔成几瓣。

“放话出去!对这个女人的追杀令,撤回!”里蒙十分不甘地说完,一脚踢翻了面前的案几,红酒洒了一地。

华夏,海东市。

叶凡住处。

将司空晴一路背回家,叶凡可真是累了一身汗。

看着躺在床上,已经止血的司空晴,叶凡无语道,“长这么大两团干啥,除了累人。唉…这也真是的,你说…”

“臭流氓你给我闭嘴!”这时,司空晴娇斥地骂了起来。

“切!不是装睡吗,继续装呗。”

“我我我…我那是让你给气晕过去的!”

“还能嘴硬,看来暂时死不了。”叶凡嘀咕着,坐到床上,伸手撸了撸袖管,伸出胳膊探到了她胸前的钮扣上。

“你你你…你别乱来!”司空晴吓坏了,连忙捂住胸口,可肩膀上的疼痛,让她又是秀眉狠狠皱起,倒抽一口凉气。

“想什么呢?我都没把你当女人,你有必要这么搂着吗?快点,是我撕还是你脱,自己决定。”

“流氓!你别过来!你要是敢碰我,我我会杀了你的!”司空晴又往床头缩了缩。

“靠!云姐,还是你来帮她上药吧,这女人脑子里想什么呢?这边上有云姐你这么个大美人在看着呢,我就算兽性大发,也是先把云姐你给扑了啊。”

叶凡无奈之下,将桌边上的药和绷带推到了云姐边上。

云姐,魅夜酒吧,叶凡的老板娘,同样也是这间房子的主人。

“滚犊子!你想扑姐,那也得姐愿意!”云姐媚态横生的脸上,浮现两片红霞,狠狠地嗔了叶凡一眼。

这个混蛋,天天没人的时候打趣自己也就算了,现在当着别人的面,也敢这么说,真是越来越大胆了。

但暗里,云姐却是觉得,心里有着一抹甜蜜在蔓延。自己把这小混蛋给留下,免费给他摊位、免费给他住自己家,可不就是喜欢他身上这股子坏劲儿吗?

“妹子,你脱还是我撕?”云姐学不觉间,把叶凡说的话,给学了一遍,但很快就意识到不对劲,连忙补充道:“你这外套不脱下来,没办法上药。”

司空晴这才发觉,是自己想歪了,红着脸道:“谢谢云姐,你把这药放下,我…我自己吧。”

说完,还特别警惕地看了边上的叶凡一眼。

“得,我还是出去吧。省得以后你非得说,我看到了不该看的,又有理由缠着我不放了。”

“叶凡…你混蛋!”司空晴又气得不行,谁会缠着他!他怎么就这么自恋?

“赶紧滚犊子,三秒不出去,这个月工资扣光。”

“砰!”

叶凡的身影,像飞一样跑了出去,把门重重的关上,别提多听话。

这一幕,看得司空晴都呆了。

云姐自然读懂了她眼里的意思,笑道:“这货天生少根筋,想治他就必须跟他谈工资。”

司空晴:“…”

这个财迷!

十几分钟后。

司空晴感激地看着云姐,“云姐,谢谢你帮我包扎。他日如有需要,尽管向我司空晴开口,我一定…”

“晴妹妹说这话可就见外了,要谢谢也得谢谢我啊!”这话,冷不丁地从门缝里传进来。这话,自然是叶凡说的了。

“情妹妹?这都什么鬼!”司空晴有种生无可恋的感觉。

“砰!”云姐表现的就比较大方了,直接就把一个剪刀,砸在了门后,“叶凡你个死人头,你再敢偷听一下试试!给我滚远点!”

叶凡看得冷汗直冒,但还是很不要脸的冲里面喊道:

“你俩大美女,在里面发出那样的声音,我这不是不放心,害怕你俩走上歧途吗,必须得监视着啊。”

俩人一愣,哪样的声音?

但很快便想到了,是司空晴因为伤口疼痛,发出的痛吟声。

瞬间,两人脸红了个透,脖子都有些火热了。

“你别动,我去收拾那小子!”云姐提着一个鸡毛掸子,就冲了出去。

“叶凡,你给我滚回来!”

门外,传来那风一样的声音:“云姐,我这个风一样的男子,已经滚远且迷路了…”

云姐:“…”

看着叶凡跑远了,云姐只能气呼呼的回了房间。

看她气成这模样,司空晴也是一脸的同仇敌忾。

她试探地问:“云姐…就他这样,你还能跟他同居?受得了他的鸟气?”

鸟气…

云姐妩媚的脸抽抽了一下,这丫头怎么说话呢?

“他这人就这样,虽然口花花的,好在办事利落,从来不拖泥带水,还有点正义感,经常会帮一些喝醉的女人打车。打起架来也不怂,一个顶五六个不成问题。总之…也算是有些优点吧。”

司空晴愣了一下,云姐长得也挺美的,而且在风韵上比自己这个二十出头的女人,更胜一筹,不知道一笑能迷倒多少男人呢,竟然…会看到那混蛋身上这么多优点?

可她自己怎么觉得,那混蛋除了臭屁,就只剩下口花花了,而且还好色。

这时,又一道贱贱的声音,从窗户上传来。

“云姐,还是你懂男人,爱你哟。”

云姐气得挠头,“你你…你过来,我保证不打死你!”

听到叶凡那贱贱的声音,从窗户上传进来,云姐登时就气不打一处来,偷偷地将手伸向后背,将一个还没剥开的橘子抓在了手里。

“云姐,你这种偷偷摸摸的样子,真可爱!”叶凡怎么可能不知道,她要扔自己?

可爱?

云姐俏丽的嘴角一抽抽,手里的橘子“扑嗒”一下掉在地板上,“你滚犊子!”

司空晴在一旁看得阵阵无语,这还真是一个泥石流级别的混蛋,跟死猪皮一样,完全拿他没办法啊!

“云姐,天不早了,我还有事就先走了,改日司空晴定当登门拜…”不过,当看到叶凡时,又连忙改口,“有他在,恐怕不会登门了…改天请你去我家。”

这里。她是一刻也不想多呆了。

“对啊云姐,这女人都赖我床上那么久了,好赖得送走,要不然晚上我铁定会失身的。”叶凡就挂在窗户上,一本正经地道。

司空晴刚站起来的身子,差点一个不稳摔在地上,这混蛋的自恋,难道是自打娘胎里就带出来的?

还失身,我失你一脸血你信不!

这地儿,无论如何也呆不下去了,不然非得给气得不行。

出了云姐家,云姐说现在不好打车,要开车送她到家,不过司空晴非说自己打车回去,也就不了了之了。

只不过等云姐走开,她并没有打车,而是快步走到一处四下无人的路边,掏出了自己那特工电话,打了出去。

她现在最担心的,还是怕那些会有后援,自己身处险境是小,万一连累了自己的家人,或者是让家人知道自己并非在国外留学,而是招惹了这种特工组织,那她的使命也就再也无法完成了。

“文鸢,查探一下,他们是哪路…什么?你再说一遍…怎么会这样?他们来势汹汹,怎么可能轻易地撤回追杀令?那可是悬赏三百万美金,就算撤回,赏金也不会归还的!”

电话那边,文鸢的声音里也是带着凝重的疑惑,“可他们确实是撤回了,而且听说…好像是无意中招惹了,正巧归隐华夏的…那个人。”

司空晴心头一震,“你是说那个…天煞榜的头号神秘人物?可是我并不认识他啊!他凭什么帮我?”

“对!据说就是他,至于这原因…我也不清楚。”文鸢道。

挂掉电话,司空晴的眼神,变得有些复杂。被这个男人出手相助,她真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。

据传,他从来不会平白无故的帮人。除非有着巨额的佣金、超然的背景,要么…就是绝美的姿色。

算算这些,好像自己只剩下最后一项了。

莫名的,她心里有着些欣喜!

那个迷一样的男人,可是整个地下组织里,所有女的梦中男神啊!虽然,没人知道他长什么样子,甚至连他的照片,都会在还没有传出去时就被各种手段销毁,但这并不能阻止她们对这个男人的崇拜和遐想。

“若真是他…咦,司空晴你个死妮子,想什么呢!”司空晴脸一红,掐了自己一下,这才回神,走回大路上,拦了辆车:

“独墅湖。”

二十多分钟后,当回到家里时,没想到…让她最头疼的司空老头,正喝着小酒,意兴阑大坐在那里,好像已经等很久了。

司空晴不禁一阵头大,这个司空老头,一定又是来给自己灌迷魂汤呢。

想都不用想就知道,他一定会跟自己说:晴晴啊,明天可是个重要的日子,老爹给你说那亲事,绝对是天底下最好的,能攀上他,你这一辈子…巴拉巴拉一大堆。

回国只不过才三天的时间,她已经都能背下来了。

“晴晴回来了?爹跟你说,明天可是个重要…”看到自家闺女没给自己好脸色,司空盛也不恼,他这个闺女,真是被自己给惯坏了,整天都不把自己这个老爹当回事儿。

猜你喜欢

  1. 穿越小说
  2. 重生小说
  3. 玄幻小说
  4. 奇幻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